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订阅
 
用户: 密码: 验证码:
隔三差五戏曲网|中国戏曲导航-隔三差五中国戏-免费在线戏曲试听,mp3戏曲下载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梨园动态 > 粤剧 > 详细内容

粤曲《帝女花之庵遇 》歌词      分享到I贴吧

时间:2011-12-07 08:59 隔三差五戏曲网http://www.g3c5.net 作者:admin 点击:
陕西 秦腔戏曲大全 河南豫剧全场 京剧名段欣赏 晋剧全本戏 越剧名段欣赏 山东吕剧小姑贤 河北评剧全剧
山西 蒲剧视频 昆曲牡丹亭 粤剧名曲 川剧折子戏 黄梅戏女驸马 东北二人转 沪剧视频
更多
白)老姑姑都已经在月前死去,呢个新嚟嘅主持但都未识得帝女花飘,更末解怜香惜玉,当此快雪初晴,便命我把山柴拾取,唉,

  (诗白)正是不求乐昌圆破镜,只凭魂梦哭皇陵。(黯然下介)

  (世显)我飘零犹似断蓬船,惨淡更如无家犬,哭此日山河易主,痛先帝白练无情。歌罢酒筵空,梦断巫山凤,雪肤花貌化游魂,玉砌珠帘皆血影。幸有涕泪哭茶庵,愧无青冢祭芳魂,落花已随波浪去,不复有粉剩脂零。冷冷雪蝶临梅岭,曲中弦断香销劫後城,此日红阁有谁个悼崇祯,我灯昏梦醒哭祭茶亭;钗分玉碎想殉身归幽冥,帝后遗骸谁愿领。碧血积荒径。

  (长平接唱)雪中燕已是埋名和换姓,今生长愿拜观音扫银瓶。

  (世显白)哎吔,点解呢个道姑咐似长平宫主呢吓,莫不是宫主但幽魂现眼 。唔会嘅,就算系宫主幽魂现眼,都唔会系道姑打扮,莫不是宫主但假托夭亡避世,尚在人间,呀,我记得叻,我记得宫主夭亡之日,是我殉爱之时,周家瑞兰佢曾经有一句相关说话,佢话,有缘生死能相会,无情对面不相逢,呀,莫不是有跷蹊在内,唔得,等我扣门一问至得,呀,呢处系清莲界庵堂地,我要稍存礼貌,都未敢造次。

  (斯斯文文上前敲门介)师傅,开门。

  (长平开门重一才慢的的先锋钹复掩门)(世显白)唉吔,点解,但闭门不纳,事更可疑,待我冲门而进。

  (长平白)请问呢位施主冲门,是借茶还是拜佛?

  (世显白)师傅,我一不是借茶,二不是拜佛,我有句说话,想求师傅你点化啫,你何以闭门不纳呢?

  (长平白)庵内无人,主持未返,俗世男女都尚且授受不亲,又何况佛门清净地。

  (世显白)我,师傅有礼。

  (一揖)长平还揖介白)施主有礼。

  (世显苦笑口古)师傅,你系一个出家人,容我问一句尘俗话,所谓劫火余生,恍如隔世,虽则难记兴亡事,花月总留痕……我……我同亚道姑好似曾相识,望你把前尘细认。

  (长平故作惊羞状口古)施主,想贫道半世清修都未经劫火,世外人十年来都只知敲经念佛,几曾沾染俗世风情。

  (世显白)你系出家人讲清修,我地俗世人讲俗话,所以俗语都有话,山居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。你所谓十载敲经,莫不是比如一年念佛咋卦,照我睇亚道姑你,你守诫清修,最多不过系一年光景。

  (长平白)唉吔,施主,照我睇你系一个读书人,似乎的说话唔应该讲得咐轻薄噃,贫道入庵十年都尚有主持可证,呀,须知不是可怜人,都不入清规地,既入清规地,出语宁有不成呢,

  (世显黯然叹息悲咽口古)唉,师傅,我不是伤心人,都不作伤心语,既是伤心人,才有错把昙花当作宫花认啫。

  (长平见状略不忍介口古)哦,施主,原来你唔系一个轻薄儿,却是一个沧桑客,好啦,等我番入去代你烧多柱香,望观音大士但慈航普渡,保佑你福寿康宁。

  (世显故意口古)咐多谢叻,呀,师傅,我应该长拜佛门慈悲嘅。一问道姑你贵姓呀。

  (长平还揖介口古)嘢……,贫道俗身姓沈,法号慧清。

  (世显起唱古谱秋江哭别)(连板面唱)飘渺间往事如梦情难认。百劫重逢缘何埋旧姓,夫妻断了情,唉鸳鸯已定,唉烽烟已靖,我偷偷相试佢未吐真情令我惊。

  (长平接唱)唉夭折红颜命,我愿弃凡尘伴红鱼和青磬。敲经断俗世情,虽则烽烟已靖,须知罡风也劲。守身应要避世休谈爱恋经

  (世显接唱)论理佢应该把夫婿认,复合了偷偷暗中唤句卿卿。

  (序)(细声叫白)唉,徽妮,宫主。

  (长平诈作愕然介白)唉吔,施主你叫唤何人?

  (世显白)我叫唤宫主。

  (长平白)宫主系施主何人?

  (世显白)唤,宫主系我个妻房。

  (长平白)吓,施主你叫唤妻房,应该在家中叫,房中叫。何解会叫到佛门清静地嘅呢。

  (接唱)俗世尘缘事我唔愿听,你莫寻偶清规地,将观音两番误作湘卿,你似疯颠。我不禁失惊,暗中念句真经,我今已将剃度半生梦已醒。劝君休错认,我才十岁,经栖身归依佛法一心拜神灵。

  (世显食住序台口白)吓,乜你咐忍心真系唔肯认我,试问谁无骨肉之亲,谁无父女之情呢。等我讲吓先帝崇祯嘅惨事,若果但喊亲呢,不问而知就梗系宫主叻,等我试吓你至得。

  (接唱)复复向前朝认,叹崇祯巢破家倾,你可有为佢沉痛沉痛敲经;灵台裏,叹孤清,月照泉台静,一对蜡烛也无人奉敬。

  (长平失声痛哭介)(世显白)唉吔!师傅,乜你喊呀,呀,唔通你就系宫主。

  (长平愕然不知所答介)(白)施主,你错咯,皇帝系为我地而死嘅,试问我地又点可以唔喊呢。

  (悲咽接唱)我哭故国凋零,问谁个能忘佢自缢在红阁,谢民爱甘牺牲性命;感先帝哭绝了声。(世显接唱)深宫裏有朵帝女花,但嘅佢惨处你可再愿细听。

  (长平接唱)帝女花已遭劫难我不愿再听,怕荒山冷静,谁愿与君孤单相对,犯了清规玷辱了名。

  (序白)施主,我都知道你系一个伤心人,但可惜呢处晤系伤心地,恕贫道不能奉陪,我告退叻,阿弥陀佛。(欲下介)

  (世显抢住叫白)唉吔,师傅你唔好行住,我想求吓你。(接唱)带我去烧香忏吓旧情。

  (欲入庵)(长平以尘拂拦住接唱)仙庵宝殿多清净,不要凡人妄敲经。莫忘形,劝君劝君再莫染情狂病,更未许再留停。

  (世显白)师傅,要你带我入去烧炷香你都话唔肯,你唔带我我自己去。

最新评论

发表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